对于赵嘉钧和他的同事们来说,“八分钟”的正式演出就像22分钟一样漫长。作为保障团队,他们在现场随时待命,以便在机器人出现问题时立即采取应急措施。当演出顺利结束的时,团队所有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《南极之恋》制片人曹欣说,去南极的时节如果不对,冰雪融化,景色就不好看了,而吴有音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,认为只有在南极取景才能还原那种真实。“制片团队非常尊重导演的选择,于是别人在做了非常周密的研究、考察和绝对充分的准备之后,决定在南极进行实景拍摄。” 安全是首要问题,晕船、雪盲症等都可能发生。电影团队也做了充分准备,预案阶段,成员都已熟悉南极地貌地形,且拍摄中一旦有人受伤严重需要撤退的时候,就会有预先在乌斯环亚安排好的飞机直飞过来,送往医院快速救治。